當前位置:首頁>>旅游>>人文地理

詩話溠水壩

發布時間:2020-05-11 15:37 來源:恩施新聞網 作者:蔡永政 編輯:劉艷

愛國的人以國為傲,愛家的人以家為榮,愛人的人以人唯美......溠水壩之美便是生長在那里的一群人給“寵”出來的。  

溠水壩是黃金洞鄉風背巖村的一個小組,小而偏僻,名不見經傳。沿襲多年的境況也名副其實,一壩爛泥田懸在絕壁之間,耕作時,人和耕牛農具一不小心就會陷進淤泥里,辛苦一年,半倉稻米是唯一的收成。幾年前,這里的人們借現代標準茶園建設項目之力,把田埂修成了水泥路,順坡建起排水渠,爛泥田全被改造成了茶園,人均3畝多,平常年景,人均收入過萬元。有古風一首道出了這番情景:

渣水壩上任蔥籠,今日不與往時同。

名稱溠水不見水,靜聽但聞水淙淙。

農婦妝成采茶女,耕夫喜作賣茶翁。

別墅新舍傍松竹,祖傳鋤犁換茶鐘。

其實,真正在家管茶采茶賣茶的只是老弱婦孺,年輕力壯的卻都外出務工掙錢去啦,內外收入疊加,溠水壩人開始闊氣起來,竹林里、小溪邊盡是新樓別墅,家家水泥路連通地壩、戶戶自來水流進廚房、衛生廁所,有了這些基礎,溠水壩人也變得講究起來,主動拆除破房舊屋,清理污水垃圾,房前屋后種上花草樹木,墻壁門框貼上詩詞書畫,還自發捐地集資,建起千平米的運動廣場,一個小村莊頓時有了些園林格韻、文化氛圍。

溠水壩人好客且待客有道,有客來,主人必會帶著從各個視覺去欣賞品鑒那一方山水,就像一首詩、一幅畫、一部電影抑或一件古董,有評論家抽絲剝繭娓娓道來,確能讓人置身其中,實實在在品味到它的美。

溠水壩之約已久,去年瑣事煩擾錯過一年,今年疫情管控又錯過一季,春暮夏初終于成行,但時不待我,繁華已退,只留下青郁郁綠油油一片,那也是不容錯過的一種成熟、寧靜、低調的韻味,詩云:

春暮相邀渣水壩,疏懷放目萬山低。

暖風竹巷搖青影,逸客茶行解畫題。

白鷺成雙尋社樹,紫燕結對覓田泥。

華林淺綠連深綠,別墅新樓換舊居。

溠水壩海拔不過900公尺,但視野特別開闊,像個天然的觀景臺,東臨甘鄉峽,西望黃金洞,俯瞰唐崖河,仰觀星斗山,置身其上,心胸為之曠達,有一種任潮漲潮落看云卷云舒的閑適與超然,如詩所言:

莫道他鄉風景美,且為溠水壩癡迷。

唐崖覽勝堪為榭,星斗登高好作梯。

萬頃田原馳駿馬,千尋石壁賽懸黎。

冬春自有狂花放,曉夜常聞瑞鳥啼。

是家鄉之美點燃了溠水壩人的鄉土情結?還是溠水壩人的家鄉執念成就了家鄉之美?這似乎是蛋與雞的推論。家鄉并不都是美好的,只有熱愛它改造它建設它,才會讓它變得美好,這是溠水壩人的傳承。因此,在外掙到錢的溠水壩人總是把錢用于建設家園,在外工作的公職人員也總會攢些錢維修老屋或是搭伙在親友家蓋上幾間房,以備退休后回鄉居住。逢年過節,遠去的游子、嫁出去的女必然歸來,挨家挨戶轉轉輪子,拉里短家長,品臘香醇酒,煮悠悠鄉茶,話綿綿鄉愁。有絕句兩首,實難道出其間濃情厚意、安恬祥和:

其一:

電話頻敲知有意,新居別墅已清塵。

昨年甘臘香風遠,幾度春晴待故人。

其二:

幾樹殘花憐素艷,半山黛色感春深。

盤紆野徑之何處,一縷炊煙出古林。

(文 蔡永政 圖 蔡永政 舒宏宇)

責任編輯:劉艷
想赚点零花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