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施日報》,改變了我的人生

發布時間:2019-09-11 11:21 來源:恩施日報 作者:周書富 編輯:劉天嗣

周書富

我讀高二時,母親身患癌癥,家境貧寒的我被迫輟學。一是為家里減輕負擔,二是能更好地照顧母親到恩施、宣恩的醫院治病。一年后,母親不幸去世,因債臺高筑,我再也沒能返回學校,只好去浙江打工。沒有技術,加上自身的殘疾,工廠不好進,于是被迫跟著熟人在浙江鄉下的泥工隊做挑水泥、運砂石的建筑小工,冬天凍得手足皸裂,夏天曬得汗流浹背,勞累和繁重還不算,最主要的是工資不能按時發放,有時還要拖到次年。在外闖蕩數年后,2000年,我只好返鄉,來到恩施討生計。

初來乍到恩施,我買了一輛三輪車與老婆撿破爛,收工后偶爾看看廢品中的報紙。

老婆見我看報經常挖苦我:“唷!才進城幾天就看起報來了,一個撿破爛的,穿得像個灰老鼠,裝么子文質彬彬!你怎么看報紙,也只是個收破爛的!”

有一天,我去州永恒人才公司收報紙,見到工作人員在寫招聘信息,我問他我能否寫一張玩玩,這名工作人員欣然同意。我就拿起毛筆寫了十來分鐘,正從門前路過的一領導看到陌生的、還是用左手寫字的我,由衷地說:“人才人才!了不起,了不起。”

隨后,他把我叫到辦公室與我攀談。我沒想到,這張不起眼的海報竟被他看上了!這名領導認為我是農村來的,肯定吃得苦,問我愿不愿意在他公司上班。我欣然同意。

上班后,每當寫完當天的招聘海報,我總會翻閱《恩施日報》,并逐漸有了嘗試寫稿的想法。有了可寫的點子,我總要琢磨很久,然后認真寫好再郵寄到報社。一次不行就兩次、接二連三,終于在2000年10月24日,《恩施日報》刊登了我的處女作《紅廟小學小路安全不可小視》,我至今還記得這篇稿子的編輯名字叫張明。當第一次看到毛稿變成鉛字時,別提我有多高興,我得意地把報紙拿給同事們看。

領導也表揚我,“公司成立以來,還沒有人能寫稿上報紙呢!老周是我們的驕傲!”

接著就一發不可收拾,后來,州人才中心將永恒人才公司收購合并后,我常常將單位的工作亮點、業務寫成新聞投遞到報社,見諸報端的稿件也越來越多,加上我寫的海報字也漂亮,這使新任領導對我另眼相看。他多次在會上說:“我們單位那么多大學生,也寫幾篇新聞看看嘛。”

再后來,由于網絡興起、電腦普及,我自學電腦打字,又研究寫作,還多次參加報社組織的新聞寫作培訓。這時,稿子再不用手寫后寄送到報社,而是發送電子郵件。

由于我踏實勤奮,2004年,州人才中心聘任我為綜合管理部副部長(相當于辦公室副主任),專門從事文秘、宣傳、行政等工作。因工作出色,我幾乎每年都被評為“先進個人”,我還多次被恩施日報社評為“優秀通訊員”,而我這“白領”工作也一直干到現在。

每當我的稿子發表在《恩施日報》或征文獲獎后,朋友們紛紛致電祝賀,有的還常常向我請教。

這一路走來,我真的感謝《恩施日報》,受《恩施日報》的啟迪,才使我從一個收破爛的人走上如今的工作崗位。作為忠實讀者和通訊員,我衷心祝愿《恩施日報》越辦越好。

責任編輯:劉天嗣

熱圖點擊

想赚点零花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