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民兵連長”“全國人大代表”
“恩施州民間藝術大師”彭昌松——
抓特務書寫英雄傳奇
傳經典“擺”出精彩人生

發布時間:2019-09-09 10:00 來源:恩施晚報 作者:曾維明,魏宏慶,李國軍 編輯:丁瓊
英雄民兵連長、全國人大代表、擺手舞傳承人,這些關鍵詞成為彭昌松的人生注腳。

全媒體記者曾維明 通訊員魏宏慶 李國軍

IMG_7921(435706)-20190909100102

89歲的彭昌松老人在自家的院子里享受陽光。

古今擺手舞

彭昌松和當地群眾在擺手堂跳擺手舞。(資料照片)

英雄民兵連長、全國人大代表、擺手舞傳承人,這些關鍵詞成為彭昌松的人生注腳。

如今已經89歲高齡的彭昌松思維清晰,十分健談。說起自己的故事,娓娓道來。20世紀50年代,卯洞公社(現百福司鎮)河東管理區民兵連捉拿空降特務的真實故事,讓這個邊陲小鎮名揚千里。這個故事在1972年被編成連環畫冊《深山殲敵》,先后出版240萬冊,暢銷海內外。

1975年,彭昌松當選為全國人大代表。他為了恩施地區的發展,為來鳳縣實現區域自治不斷提出議案建言獻策。

他傳承了擺手舞,把擺手舞不斷發揚光大。他跳的擺手舞最古樸、最原始,套路最完整。如今,該縣及周邊其他縣市能跳擺手舞的人,大多數是他的徒子徒孫。土家人尊稱彭老是擺手舞的“坡嘎樹目”(祖師爺)。

66年前,深山抓特務的故事印成連環畫出版240萬冊

“舍米湖”是土家語,是美麗的小山坡。遠眺舍米湖,只見梯田層層,吊腳樓依山而建,確實象一幅風景畫。9月4日,在來鳳縣百福司鎮舍米湖村,彭昌松身穿黑布長衫,頭盤黑色絲帕,坐在院子里,享受著陽光。89歲的老人把所有的珍藏都放在一個口袋里,故事從口袋里“取”了出來……

故事發生在1953年2月26日(農歷正月十三),原本是個鬧熱的晚上,整個卯洞公社的人都在耍燈忙年。進入凌晨時分,飛機巨大的轟鳴聲迅速引起了民兵連和群眾的警覺。這是受美國支持的“自由中國運動”派遣的反動組織湘西指揮部龍山行動組,已經空投到湘、鄂、川三省交界的河東管理區捏車坪村響水洞的山林里……

第二天上午,有放牛娃發現幾個土匪模樣的人在燒東西。彭昌松和當地的干部群眾緊急行動起來,把響水洞層層包圍。3月1日,敵特組長劉玉麟被來鳳縣公安戰士陳紹軒一槍擊斃,其他3名特務束手就擒。

據被捕特務高嵩交代,湘西指揮部龍山行動組從日本沖繩機場起飛,負責永順、保靖、龍山等6縣的地下工作。我方先后引誘敵人空投兩次并成功阻擊。還通過特務交代的聯系網絡,進而破獲了天津的特務組織,引誘香港的特務到廣州、長沙自投羅網。

彭昌松作為舍米湖村民兵連連長,在參加當年圍剿空投特務戰斗中立下了大功,他率領舍米湖民兵連包山、封路、圍追堵截,出色地完成了任務,被恩施軍分區授予“英雄民兵連長”榮譽稱號。

故事被創作成連環畫《深山殲敵》,分為上下兩冊,共200回,創作花了一年多時間。當年底,連環畫第一次印刷。之后,來鳳縣城萬人排隊買《深山殲敵》,老人小孩都能講完整個故事。

“每套只要2毛4分錢,上學的孩子只需省下幾天的零花錢就能得到手。”彭昌松回憶。《深山殲敵》將英雄們的精神留給了后人傳頌和學習。

44年前,作為全國人大代表為恩施發展建言獻策

來鳳土家族自治縣于1980年5月21日成立,這是湖北省第一個實行民族區域自治的地方,也是全國第一個土家族自治縣。

1957年秋天,舍米湖村土家族農民彭昌松、賈光美等7人應邀赴省城武漢參加湖北省民間歌舞表演,他們跳的“比茲卡舍巴日”(土家族擺手舞),因粗獷、古樸、典雅,在省城引起轟動。

彭昌松說,當年我是民兵連長,負責農業生產和安全。我們120多人的小組,一年時間儲存了52000多斤糧食。許多領導對我贊賞有加。通過層層選舉,我很幸運地成為全國人大代表。

彭昌松是全國四屆、五屆人大代表,他下武漢、上北京,每逢進京開會,就會提議要求建立來鳳土家族自治縣,把來鳳各族人民要求落實民族區域自治政策的呼聲,通過口頭、書信、提案、議案向中央首長、大會和有關部門反映。

“我的這個口袋里,全部都是我當年參加會議的‘見證’。”彭昌松說,當年我還和李先念合影留念,李先念問我來鳳縣新峽水電站的建設情況,還和我握了手。

彭昌松拿起一張紙說,這是我當年從武漢乘坐飛機到北京參加會議的機票,這是我當年的代表證,這是我當年的會議資料……

“其實我感觸最深刻的是,當時我們這里基礎設施條件極差。每次開會,我們都要提議案。”彭昌松說,我所提的議案得到了國家的重視。每年都有人來修路,現在我們這里已經是四通八達,很通暢了。

潘光旦在來鳳與擺手舞的不期而遇,改變了土家人及擺手舞的命運。1957年12月,國家正式確認“土家族”為單一民族,來鳳也迎來擺手舞第一次傳播高潮。“當年那個騎馬來的老頭子,我還記得他。”彭昌松笑著說,他對我們的土家族認定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

1979年12月19日,經國務院批準,撤銷來鳳建制,設立來鳳土家族自治縣。

傳承擺手舞,人們稱他為“土家舞蹈家”

土家詩人彭勇行在《竹枝詞》里吟誦的“擺手堂前艷會多,姑娘聯袂緩行歌。咚咚鼓雜喃喃語,煞尾一聲嗬也嗬。” 也被土司時期的文人描寫得更生動:“福石城中錦作窩,土王宮畔水生波,紅燈萬盞人千疊,一片纏綿擺手歌。”

說起彭昌松,就會把他和舍米湖的擺手舞聯想到一起。頭包青色絲帕、身穿青色長衫、腳穿青色布鞋,他擺起手來游刃有余,跺起腳來錚錚有力,側起身來動作嫻熟,挺起胸來精神矍鑠。

“我跟隨我四伯伯彭祖球學習了一年多時間跳擺手舞。”彭昌松回憶說,臉上露出了難得的笑容。舍米湖村支部書記彭平說,他從小就對擺手舞情有獨鐘,他的好學、苦練、勤奮,從老一輩擺手舞藝人的身上繼承了完整的動作,再用自己的理解進行新的詮釋,他演繹的擺手舞豐富多彩。

1957年1月15日,著名民族學家潘光旦觀看了擺手舞,他評價說:“這個舞蹈有特點,表現出山地農民粗獷、克服困難的精神。”潘光旦調查證實,當時擺手舞除在來鳳幸存外,在絕大部分土家聚居區已經絕跡。

彭昌松跳的擺手舞動作輕盈而剛健,柔美而嫻熟,把土家人樂觀向上,自強不息的精神境界表現得淋漓盡致。他利用自己特殊的身份,向中外友人弘揚土家民族文化,展示擺手舞風采。人們都親切地稱他為“土家舞蹈家”。

彭昌松是在古為今用的基礎上把擺手舞推陳出新。他的“大擺手舞”和“小擺手舞”常常表演……他淋漓盡致的演出,從舞蹈語言里解讀出土家族祖先跋山涉水、遷徙繁衍、激烈戰斗、農事活動、日常生活、安居樂業的歷史畫卷,如同誦讀一部土家族民間藝術的百科全書。

責任編輯:丁瓊

熱圖點擊

想赚点零花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