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文化>>原創空間

白花桃

發布時間:2019-09-06 18:31 來源:恩施日報 編輯:劉天嗣
如今,奶奶康復了,我們晚飯后吃白花桃的習慣卻沒有改變。不過,水果刀已經掌管在我的手上。

饒志涵

奶奶愛吃白花桃,尤其愛吃媽媽削的白花桃。

媽媽削白花桃的姿勢很漂亮。她拿起水果刀,飛快地在白花桃上轉著,果皮便宛如一只輕輕點過水面的燕子,時而向下,時而朝上,繞著白花桃自由地飛舞。片刻之后,圓圓的白花桃便呈現在我們面前,完美得像一件藝術品。

削完皮,媽媽會拿碟子,將白花桃一片片削好,遞給奶奶。那一瞬間,媽媽寫滿微笑的雙眼格外美麗。奶奶每每遞給我幾塊,而我總也吃不夠。望著媽媽那似嗔卻笑的樣子,我樂滋滋的,要是自己能吃上一個完整的白花桃該多好啊!

歲月流逝,奶奶年紀漸漸大了,但仍然還和以前一樣地摟著我看媽媽削白花桃,媽媽依舊用她那靈巧的雙手制作一件件“藝術品”。不同的是,我們每個人手里都有她親手削出的大白花桃。

那年深秋,奶奶病了,昏迷了好幾天。突然某天,奶奶奇跡般地睜開雙眼,吃力地說著什么。我趕緊把耳朵貼到奶奶嘴唇邊,才聽清奶奶說的是“白花桃”。

爸爸在上班,媽媽逛街去了,誰來為奶奶削白花桃呢?看來只能自己動手了,我拿出一個又大又紅的白花桃,模仿媽媽的動作操作起來,可那小刀特意與我作對似的,深一刀淺一刀,果皮果肉灑落了一地。當我顫抖著將那僅剩下半邊的“丑八怪”遞到奶奶眼前時,卻分明讀到她臉上幸福的笑容。

如今,奶奶康復了,我們晚飯后吃白花桃的習慣卻沒有改變。不過,水果刀已經掌管在我的手上。每每望著奶奶和媽媽那愜意的笑,我仿佛成了傳遞愛心的“小天使”,快樂著家人,也快樂著自己。

責任編輯:劉天嗣
想赚点零花钱